Sunday, July 30, 2017

Summer State of Mind

29°C,查卡特酒吧街。

屋頂播放著音樂,角落擠滿了人。DJ搓著盤,音樂不怎麼樣。同事們起哄,倒了一杯Whisky on the rock給他。他問我為什麼不喝酒。

夜晚有點悶熱,我摸著裝著冰水的杯子。三點鐘方向的女孩,喝過酒的臉頰仿佛擦了腮紅,乍看之下有點迷人。我緩慢地穿過人群,看腳步與腳步之間的距離,酒精的氣味,微醺的節奏。畫面編寫著酒吧千篇一律的乏味故事。

風經過身旁,我微捲的頭髮在肩膀上凌亂。

“不是跟喜歡的人一起,我為什麼要喝?” 我微笑著,喝了一口冰水。我靠著椅子,閉上眼睛聽見哈瓦那酒吧里的古巴音樂,念念不忘。夏天仿佛才剛甦醒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